最近朋友帶來一瓶來自Les Clos的Grand Cru, 喜歡Chablis Grand Cru的朋友都會知道那裡有七個小葡萄園屬於Grand Cru級別,Les Clos是最大,在Blanchots和Valmur之間,向南而泥土疏水功能甚佳。這裡的Chablis骨幹較明朗,餘韻長,酸度較明顯,而且有礦物特質,令人特別欣賞卻又是它的優雅之處。一般來自Les Clos的白酒都需要時間。

據釀酒師Denis de la Bourdonnaye所講,在採擇葡萄時,糖度在11.5至12.5之間,所以在發酵時沒有需要加糖,再者加糖會令酒出現不平衡,咀叼的飲家會品嚐得到。

誰說只有新世界才會用screw cap? 這是一個好例子。

Malolactic fermentation本來是要降低酸度,Denis刻意在進行malo時,停止部份酒的 malo,這樣可保持酒中的一定酸度。這瓶2007是應該繼續陳年最少十多年才飲的好酒。現在飲好像是浪費了一點。

酒的香氣明顯帶有少許花香和礦物,令我想到火石,海水潮,甚為優雅,但酒在保存時可能不大小心,略有氧化的感覺。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