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有人說過,品酒最重要是自己喜歡,我同意,尤其是自己花錢買的酒,不過評酒就有點不同了,越是了解土壤、氣候和釀酒技術,在鑑賞酒質的時候,就會變得越仔細,這並非每個人都能做到,原因是需要有多方面的知識。在旅行法國的時候,與酒莊主人、餐廳侍應或酒舖的銷售員談及葡萄酒,大部份人認為年青一代對葡萄酒的認識疏淺了,但始终葡萄酒是法國的飲食文化,那裡愛酒的人,一般對葡萄酒都有自己的意見,法國一些酒界的人仕又認為反觀美國,那裡的人有点「墮性」,買酒要聽羅拔柏家,因此柏家才那麽受歡迎和具影响力。我相信美國人也很好學,最低限度懂得看柏家的文章,這些法國人的意見,可能是嫉妒柏家一個没有正统酒學背景的人,也能有如此厲害的影响力,假若柏家有Emile Peynaud的背景,意見可能不同了,但我相信一個人的成功是有因由的。柏家也是人,自然有自己的偏好,法國一些酒莊對他沒有好感,認為假若每個酒莊都依柏家的喜好而釀酒,法國的酒會變成柏家風格的酒,我同意這一點,不過要做到這一點也不是很容易,否則法國人常掛在口邊的Terroir便沒有了。

去年十月,一個網站報導了柏家参加blind tasting時錯誤百出的消息,雖然酒瓶是用纸袋掩蓋着,但参加者知道那批2005年的波爾多酒部份是柏家評分甚高的紅酒,例如Angelus, Pape Clement,分别是98分,Troplong Mondot和L'Eglise Clinet,分別是99和100。柏家一向自誇能記得過去32年所有試過的紅酒和他給予的評分,在當晚他最喜歡的红酒,竟然是他曾經給予低評分的Le Gay,又錯誤地把右岸的酒以為是左岸,這說明了blind tasting確實不容易。

假若大家對blind tasting的評酒结果有興趣,不妨参考一下歐洲的大陪審團試評酒報告,這個组織創辦於1996年,評酒的方法是由最少六個歐洲國家,邀請永久會員,這些會員對葡萄酒,由土壤至氣候都有一定的認識,而且身份來自各行各業,並非一定來自酒業界,在一個嚴肅、認真的環境下評酒,在一天裡,分兩個環節,每一節三小時,評品最多達32種酒,在評期間不准交談,以100為滿分,對葡萄酒给予評價,為求公正,這個非謀利組織的酒是經過購買、對換或由會員捐贈,最主要的目的是想透過blind tasting,把结果與英、美的酒評作比較。以2004的法國波爾多红酒品評為例,獲最高評分的是Pape Clement獲91.11分,大家熟悉的Mouton Rothschild排名11,獲88.87分,Lafite排名36,獲88分,Margaux 排名73,獲87.14分,而名氣比不上這些酒莊的Les Grands Chenes排名4,獲89.98分。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