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當很多人集中在如何選購法國波爾多的級莊酒作為投資之用的時候,隣近的砵根地經已靜稍稍地進軍國內的市場.幾天前南方都市報一位記者來電,提起國內開始留意砵根地的紅酒. 其實這是好事,因為學習,本來就是要多接觸.

砵根地與波爾多的酒種不同,前者的紅酒是以Pinot Noir釀製,後者是以混合幾種不同的葡萄來釀酒,普遍是Cabernet Sauvignon, Merlot, Cabernet Franc或再混入Petit Verdot就算是白酒,砵根地也是以Chardonnay的單一葡萄來釀酒,波爾多仍要是以混合幾種的葡萄來釀酒居多,甜酒則稍為不同.

在投資紅酒的市場上,別說是DRC的Pinot Noir,就算是白的Chardonnay,也有高的成交紀錄,例如在2月10至11日,於美國紐約舉行的拍賣會,Zachy有12支J.-F. Coche-Dury Corton-Charlemagne 2000以30,250美金成交的紀錄.

很多人提到砵根地Pinot Noir,都會一提的DRC,以La Tache的2005為例,去年11月在維也納Christies的拍賣價12支莊是46,000多美元,其實價錢已不算高,因為價格已回落了不少,市價最高峰時,曾經要再貴80%.

Pinot Noir不是每個人都懂得欣賞的酒種,有人更認為飲Pinot Noir是一種Cult wine.事實上釀得出色的Pinot Noir,並不容易,加上產量又少,有些習慣了飲砵根地Pinot Noir的人,不能接受新世界的產品,認為果味太濃,味道也太甜.

以前要在砵根地選一個好的年份的Pinot Noir是很考人的,那裡的天氣較涼,不是每年都有好的收成,自從1984年起,砵根地的理想年份多了,例如在90年代就有1990, 1991, 1993,1995, 1996, 1998,踏入千禧年好的例子有 2002, 2004,2005和 2009.這大部份是天公的功勞. 

不過現在的Cote d'Or確實進步了不少,現在新一代的釀酒人,不論男女都願意把經驗與其他志同道合的人交流,目的就是要改善酒的質素.雖然整體的酒質是進步了,但價錢相比其他的酒區仍是貴,原因實在太多了,地價之外,每一個葡萄園都是很細小,要釀出好的酒,在葡萄培植方面,必須要嚴加控制,務求得到低產量,高質素的葡萄.有了這幾個的因素,不難明白它們價錢高的原因. 

在過去的幾十年,砵根地的變化很大,種植葡萄的,變為身兼賣酒,索性多一個酒商的身份,那些原本是酒商的,又反而同時投資在葡萄園的種植,自己釀酒,不時又收購其他的莊園,擴大自己的葡萄園,以前他們的身份十分清晰,現在大家的身份都混淆不清了. 

此外,現今的法國婦女投身釀酒行列,以前是不會出現的,雖然不是每個人都在Beaune的葡萄學院或Dijon大學修讀釀酒,但很多人有機會在Grand Cru的酒莊工作,從中學習的成果有助將來在自己的莊園發輝.現在的潮流又是回復傳統的Biodynamic或有機培植,這些的葡萄園四處可見,以前用化學劑傷害泥土的的陋習,已越來越少,這是一件令人鼓舞的事.始終就算有最本事的釀酒師,沒有優質的葡萄,也有君子無用武之地的時候.隨着新一輪的市場推廣,看來砵根地要展開争取亞洲的市場的攻勢了.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