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過去的一個星期,澳大利亞的昆士蘭遇上十分嚴重的大水災,這些天災對農作業的影響極之大.去年智利經歷過大地震,那時正好是接近收成的季節,最大的損失不單止是在酒窖的存酒受到破壞,難題在於交通的配套上受到破壞,要工人前來上班也成問題.

今次的水災是在昆士蘭省,或許大部份人只知道澳大利亞出產的酒區是在南澳或維多利亞省,昆士蘭省的Granite Belt也是一個釀酒區.雖然在地區上,昆士蘭省是有潮濕的天氣,而且夏天的雨水較多,但由於Granite Belt地理上的位置較高,海拔有700至1000公尺,日間的天氣和暖,晚間反而轉涼,這是適合培植葡萄的.這裡主要的白葡萄品種是Chardonnay莎多妮,Semillon賽美容,Sauvignon Blanc長相思,而紅的葡萄品種是Shiraz切拉子,Cabernet Sauvignon赤霞珠,Merlot美樂,產量以紅酒為主,大約是佔三份之二.那裡最大的酒廠算是Sirromet,因為他們的葡萄園有100公頃!

除了Granite Belt,還有South Burnett這個酒區,近年在名聲上也冒升得很快.在Darling Downs也有一些的酒莊,其實Granite Belt或South Burnett早已能釀出水準很高的葡萄酒,不少也獲得獎項,只是在名氣上不及維省,南澳甚至是塔省而矣.

今次的水災,在一月份的十二天裡,Granite Belt的地區有降雨量355毫升的紀錄,位於高處的葡萄園不會受水淹,但水災把通往其他的道路淹沒,也會影響他們的日常運作.在低地的葡萄園的情况就不樂觀了.有一些的葡萄樹被洪水冲走,例如在Lockyer Creek河邊的Kaeserberg 酒莊,在Granite Belt,Ballendean的Symphony Hill酒莊,已因水災而捐失了25%的葡萄.

在洪水退了之後,管理員要做的就是檢查損壞的情度,有一些用來穩定葡萄樹的木柱可能早已被洪水沖到傾鈄,要修理也可能要等有充份的陽光,因為泥土太過濕,根本還是軟得很.最大的問題反而是水災帶來的潮濕天氣,在這種的環境下,真菌十分容易滋生.

事實上大部份的昆士蘭省已經出現真菌法汛速漫延,還有那令釀酒師討厭的貴腐菌.出現了真菌,解决的方法就是要施行噴劑來控制真菌,但假若水還沒有退,那些拖拉机根本是英雄無用武之地,就算是水退了,泥土太軟,拖拉机也有困難在泥路上使用.仍然有水的話,就需要出動小艇,總之就不是一件容易解决的事.另外一個問題是泥土的水份過高,但泥土的去水能力不夠快,於是令葡萄的根長期在過多的水裡,這樣葡萄樹的根會容易腐爛,後果嚴重.

今次的水災連維省也受到影響,不是洪水由昆士蘭省流到維省,而是雨帶也集中在維省,當地的Grampians,維省的西南部和南澳的Riverland都受到水患困擾,著名的Best's Great Western在Concogella的葡萄園有水深達1公尺的紀錄,把切拉子,麗絲玲都幾乎淹沒.看來今年的收成要延遲,好讓陽光能協助葡萄生長,有一些的莊園的葡萄仍未完全成熟,它們還有一線的希望.

澳大利亞的人,性格倔強,不容易屈服,而且很守望相助,有大約30個來自維省和新南威爾斯的酒莊,願意在短期之內透過賣酒的收益,來捐給在水災受影響的人,這幾年澳大利亞的酒業成績不大理想,澳元高企又令出口降低,供過於求,不過在本身在困境之中,仍然會主動向其他人施出援手,確是顯露了同心協力的精神,也值得人敬佩.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