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期提及奔富的優酒系列由707開始,Bin 95更是澳大利亞的國民引以為榮的葡萄酒,假如說是澳大利亞的標誌,就好像樹熊和袋鼠,一點也不誇張.Bin 95 Grange 有價有市,在拍賣市場上也有不錯的競投記錄.不過奔富還有最少一至兩欵的酒比Bin 95 Grange 的名氣更厲害,那就是1962年的Bin 60A.

這欵酒被Decanter 曾經選為有生之年必須要飲的酒,而且在首十名之內排第六位,擠身於其他的法國名莊酒之中,如Ch. Mouton Rothschild 1945 木桐 1945, Ch. Latour 1961 拉圖 1962, La Tache 1978, Ch. D'Yquem 1921 和DRC Richebourg 1959.

60A之所以那麼威水,其中原因是1962的60A曾經嬴過19個獎杯,33個金獎!澳大利亞的切拉子可以說是繼莎多妮之後,另一著名的葡萄.而釀出60A用的葡萄是混合了Cabernet Sauvignon 赤霞珠 和切拉子.

那些用來釀酒的切拉子也大有來頭,它們是來自奔富著名的Kalimna葡萄園. 在很多人眼中,切拉子迷人的地方是那種芬芳的話梅香氣,而Kalimna的切拉子有這種迷人的話梅香之餘,還有豐富布冧果香,能釀出被酒評家和收藏家欣賞的美酒,60A的切拉子還夾雜了黑朱古力的香氣,這幾種的香味雖濃但在經過釀制之後,又能整合得絲絲入扣,大大增强了陳年的力度.

還記得上期提過的Max Schubert嗎? 他選擇赤霞珠來混合Kalimna 切拉子是因為前者有明顯的丹寧,不過Kalimna的氣候偏暖,要中和那果香澎湃的切拉子,挑選其他地區的赤霞珠可能也因為天氣太暖而令果香太高漲,釀出的酒變得不平衡,為了要酒質平衡,他選了來自氣候較涼的Coonawarra.那裡的赤霞珠略帶有少許的紫羅蘭和黑醋栗的香氣和味道.

1962年的Bin 60A 釀制的產量甚少,只有幾百箱,當時釀酒的技術絕對傳统,搾壓葡萄是用脚的,當時有份参與的人,現今應該也感到自豪.收藏1962年的澳大利亞酒,或許大家以為有難度,不像法國的葡萄酒可以長年陳年.1962年至今已幾達50年,這酒現在無疑是時候可以飲,但如保存得好的話,仍有好幾年的時間可給飲家帶來驚喜.這就證明經典的佳釀有足夠的陳年力度.由於這酒罕有,在拍賣市場上曾見過27,000港元一瓶的記錄!

60A與澳洲的酒業有重大的關係, 它是一種試驗性的酒,它暗示了將來釀酒的方向,沒有像Bin 60A的出現,恐怕不可會有Grange和707的出現,收藏家要的又豈止是美酒,他們想收藏的是包括一段值得回憶的歷史.

現在要買1962的60A,必須在拍賣會上才有機會遇到,不過為了記念這個有名的系列,奔富在2004破天荒再推出60A,切拉子同樣是來自Kalimna,但有部份是來自Barossa 的Koonunga, 赤霞珠來自Coonawarra Block 20.當時推出的酒,有扭蓋,也有木塞,前者的陳年力度會更持久,一般估計可以陳年40多年.這類酒大家不要期望在酒莊會買得到,現在大部份都是在拍賣會上才會間中出現,2004相比1962還會多一點.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