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些培訓課程中,不時會舉行評酒的環節,其間我留意到一些有趣的地方,首先我們的學員事前並不知道酒杯裡是什麽酒,但每一次總會有二至三杯的酒,品酒的過程有時包括要猜一下葡萄的品種,另外亦要猜一下酒是來自新世界酒區,還是舊世界。

有趣之處有幾個,似乎很多人對新世界的酒有一個先入為主的概念,認為新世界的酒果香澎湃,舊世界的酒會較為收儉,這一點是容易理解的,最明顯的例子是黑皮諾,例如以新世界如新西蘭或澳大利亞來比較法國砵根地,後者的果香來得含蓄,但有些品種確實難以區别。

不論是紅或白酒,天氣的影响能把葡萄的香氣改變,舉例Shiraz/Syrah 希哈,在天氣較涼之下生長的希哈,那種胡椒的氣味是白胡椒,相反在暖天氣下生長的希哈,氣味會帶有黑胡椒,同樣的原因,同一種類的白葡萄可能會帶有草酸但也可能帶有香梨或蜜糖,那是因為受到天氣的影响,新西蘭的Sauvignon Blanc長相思,帶有獨特的草酸、露筍的香氣,其中的原因是當地的天氣較為清涼。

上週我們試了三瓶白酒,品種是Pinot Gris灰比諾或Pinot Grigio但酒是來自不同的國家,灰比諾是一種帶有濃香果味的品種,是由黑皮諾變種而來。在法國Alsace阿尓薩斯稱為Pinot Gris,在意大利或德國稱為Pinot Grigio,風格上可以由干至半甜甚至是甜,味道的領域頗為寬濶。在阿尓薩斯一般是稍遲才收成Pinot Grigio,糖度增加了,酒精度也相對提升,酒身也渾滑一點。意大利尤其是位於東北的Friuli,會趁糖度較低時收成,因此與阿尓薩斯比較,酒的的酸度清脆,香氣以香梨、硬殼果及蜜糖為主。

結果第一瓶來自澳大利亞Adelaide Hills的灰比諾被大部份人認為是Riesling麗斯令,因為酒香在首段略帶一些樹脂和青布冧的香氣。第二瓶帶有明顯香梨和成熟的蘋果香,芬芳的花香也較前者濃郁,再加上釀酒師用了新的法國橡木,那陣木香鲜明突出,入口是三者之中最甜,有不少人認為是莎多妮,實際上酒是來自新西蘭的Pinot Gris。第三瓶的香氣充滿着花香尤其似玫瑰,又不時散發出荔枝的清甜香氣,令不少人誤以為是Gewuztramminer,酒是來自意大利Fruili的Pinot Grigio,只有少數人猜中它是舊世界的酒。三者之中,第一、二都發輝了典型的灰比諾風格,只有第三瓶缺乏那應有的清爽酸味,它確實可難到很多人。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