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葡萄酒的酒精度越來越高,這情形不只限於在一些新世界的國家如澳洲或智利,甚至是法國南部的酒,所見的度數是14.5或15度也很普遍。美國有人歸咎這個趨勢是Robert Parker帶頭,因為他喜歡果味濃酒精高的酒,莊園為了生意好一點,在釀酒時也要調至Parker喜歡的風格,這也說明了他的影響力很大。

葡萄酒的高酒精度卻並非單因為是Parker, 而是全球暖化,雨水越少,陽光充沛,葡萄的糖度增加,釀出的酒自然酒精高,但當葡萄有複雜香味,其實也可釀出佳釀,那個最大的挑戰是培植功力要配合天氣。一些習慣飲波爾多又或布根地酒的人,由於習慣了明顯和足夠的酸度,再飲新世界的酒,難免有飲甜果汁酒的感覺。新世界的葡萄酒有其風格,丹寧足夠再加上酸度平均,就算是酒精強也可有長的陳年期。

Robert Parker確實是曾影響少數釀酒廠的釀酒風格,但他恐怕仍未能影響天氣。如今潮流是走向低酒精度的酒,新西蘭和澳洲都有少部份的莊園開始把這類酒推出市場,其中的目的是希望吃午餐的客人多消息在葡萄酒,少飲怡情,在香港午餐飲酒,不勝酒力的會影響工作力,這就是中外文化的不同了。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