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法國波爾多的紅酒稍為有認識的人,都知道有所謂級莊酒。有級別的酒最為人熟悉是1855年的左岸級莊酒。在這個級別中有分為 一級至五級。事實上,它的來由是在1855年巴黎有一個類似工展會的展覽會,拿破倫要求負責展會的主辦者,在波爾多邀請一些莊園參加。

那時候沒有像今日的酒評家,可以快速把評語與人分享,當時要選出合適的莊園,主要是靠當日受歡迎的品牌,加上價錢高者,應該也是品質高的象徵。如今的五大酒莊, 按當時的排名,次序是Lafite Rothschild、 Latour、 Margaux、Mouton Rothschild和 Haut-Brion。時至今日,在拍賣會上或交易市場上, 這五間的酒莊一直是首五名的位置。

幾年深受國內人士歡迎的Lafite Rothshild,不單止是因為在國內已投資設廠,增加了暴光率,在市場推廣上也甚有噱頭,很了解中國人對『八』的鍾愛。例如在2008的酒瓶上寫上一個八字,這正合適中國人喜歡吉詳及帶來富貴的期望。不過Lafite Rothshild酒廠認為那個『八』字更象徵了葡萄園的斜坡,正當中國是世界各釀酒國推出市場的目標之際,Mouton Rothshild 又怎會輕易放過機會?

Mouton Rothshild 每年都以藝術家作品放在標籤上,在2008年他們選了中國著名畫家徐累的作品。除此次外,木桐的酒質也確實是令不少劉伶著迷。不然也不能問鼎一級酒莊地位.

不過有一些當年能在1855年的排名榜上佔有一席位的酒莊,今日他們的酒卻未能持續令人追捧和欣賞,可以說假若今日要重新挑選,恐怕他們未必能夠再入圍。  這些莊園的例子有Cos Labory和 Durfort-Vivens。前者是五級的酒莊,但過去的幾十年,獲得的酒評,實在强差人意。例如羅柭柏家對他們的酒早已沒有太大興趣。在1998年,柏家試過他們1971年的酒,當時直言他們的釀酒工夫差勁,並給予52的低分數。2005是波爾多的好年份,他們的酒也獲得高分,不過也只是89分。

Durfort-Vivens也令人失望,堂堂的二級酒莊, 酒質沒有大的躍進。始終是酒質香濃度欠奉,假如仍然以1855年的酒價和受歡迎程度來挑選酒的話,很多Durfort-Vivens的年份已下跌至五級莊的位置了。用1855年同樣的甄選標準,有一些今日的酒莊如 Marlartic-Lagraviere,Domaine de Chevalier, Sociando-Mallet和Cabonnieux在當年未有入圍,現今都應該被列入排名榜了。

 

由此可見,盲目追捧1855年的級別酒莊,實在對一些好品質的酒莊不公平。再者一些店舖在定價時,會考慮到酒莊的級別,例如認定二級莊的酒,價錢怎可定得太低?曾經有個別的店舖竟然以4百或5百多港幣出售2007的Durfort-Vivens,這個價錢可選擇的酒很多呢。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