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至今日,不少人提起新或舊世界酒,兩者仍好像有點勢不兩立。 習慣飲舊世界酒的朋友,例如法國和意大利,大多可能認為新世界的酒,缺乏那世代相傳的釀酒技術,又或者認為新世界的酒缺乏複雜的層次或深度,只有濃的果味。支持新世界酒的人,又會覺得舊世界的酒保守,欠缺新意。 在世界葡萄酒市場上,兩者的確拚得激烈。但兩者之間有很多的分別之餘,其實也有很密切的關係。

十六世紀興起的殖民地主義對今日的新世界酒國家影响很大,當南美洲被西班牙侵據時,由於葡萄酒與宗教有很密切的關係,種植葡萄、釀酒都是重要的項目。例如在1522年,西班牙人開始在墨西哥種植葡萄, 隨後的智利和阿根廷也是受西班牙人的影响才開始種植葡萄,南非由荷蘭人在1655帶入葡萄種植的技術,至於美國是在1619最初由英國人在維珍尼亞開始培植,但是遇上重重的障礙,尤其是對控制真菌的感染,缺乏認識,後來在西岸由傳教士在1670年代再次引入技術,繼而向北發展,在1820率先在洛杉磯種植,到1850才在今日著名的Napa 和 Sonoma酒區栽種葡萄。 澳洲是全憑來自歐洲的新移民,於十八世及十九世紀把葡萄帶入。 新西蘭的葡萄則由澳洲的傳教士在1819引進去。

這樣說來,新世界的葡萄品種和技術不是來自舊世界嗎?話雖如此,在新、舊世界之間的分別確實有很多。 新世界的酒莊,勇於賞試,例如利用温調的不銹器皿來釀製白酒,可保存新鮮白酒的果香,這是新世界澳洲的發明。把赤霞珠與 设拉子混合釀酒,也幾乎是澳洲獨有,還有那有汽的设拉子,在舊世界恐怕不可能有的了。 那因為在舊世界,政府訂下了嚴格的規條,就以法國為例,黑皮諾不會是在Rhône 出產,而是Burgundy另外還有等級管制,如法國的AOC,意大利的DOCG,這些都是新世界酒沒有的。但澳洲近年提倡Geographical Indication (GI),有點倣效法國以Bordeaux、Loire Valley、Alsace等去分別酒區,令消費者易於選擇。

新世界由於地大,每株葡萄及每行葡萄的距離都比舊世界的寬闊。 歐洲的土地較貴,又因地理原因,有些葡萄園開發在斜坡上,到採擇收成或剪技整理時,路窄地斜,根本不可能用上機器,非倚懶人手不可。 為了種出好葡萄,在新世界酒業裡,部份酒莊仿效舊世界,把樹的距離收窄,又堅持全人手管理。 但舊世界的部份酒莊亦開始採用機器,以求達到經濟效益。 近年兩個世界的釀酒專業人仕經常交流,在技術上,其實已拉得接近。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