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白酒在亞洲的銷售量一直比紅酒遜色,原因有很多,主要可能是因為太多人隻想到紅酒如何對身體有益,而忽略了白酒也同樣有很豐富的營養。有人又特別喜愛紅酒那種較濃的酒身,但白酒實在有很多吸引人之處。

飲白酒要求的多數是那清新又芬芳的果香味,如Sauvignon Blanc,它提升了新西籣的知名度,,那份清香撲鼻的果味,特色是露筍、番鬼青椒、草香、草酸和鵝莓香或稱為鵝莓,假若是天氣和暖一點的話,長相思還會帶一點熱情果,這些香氣不同的多寡,都會受到當葡萄被採擇時的成熟程度而影響。

換言之,葡萄不夠熟就會有露筍、番鬼青椒和草香,葡萄夠熟就會有鵝莓香、以至熱情果,新西蘭的長相思享負盛名,在果香上,主要是擁有那股強烈又而獨特的鵝莓香所賜,這種鵝莓香是外國人稱為的gooseberry。

雖然新西籣釀製的長相思受人歡迎,但這種葡萄在很多國家均有栽種,而且可釀製成不同的風格,有些釀酒師更會用木桶來進行發酵,但不論什麼風格,當酒仍然是新鮮及年份較新的時候,總是有前文所描述的香氣。

除了新西籣,法國的Loire Valley也是盛產長相思的地方,那裡的酒甚少用木桶,Pouilly-Fumé的長相思不單止酸度較高,同時帶一點木薰的氣味。

在新世界的產酒國之中,除了前面提過的新西籣,澳洲的Adelaide Hills,在風格上偏向多一點香桃、鵝莓,入口清新,Tasmania則露筍香氣較濃,同樣是入口的酸度感強。智利和南非在離不開典型的草酸風格,美國加州出產的這類白酒,在招紙上有時會印上Fumé blanc,原因可能是用了木桶來發酵或陳酒,都令酒增添一些木薰的味道,因而用這兩個字來代表它的風格。

長相思雖然特色是清新、果香以草酸、露筍和鵝莓為主,但始終是較為單向的葡萄酒品種,為了增加酒香的複雜性,酒廠往往會混入Semillon賽美容,它有梨香、熟桃、甚至是無花果的香氣,令單向缺乏層次的長相思複雜起來,澳洲的Margaret River有很多酒莊釀製這種風格的白酒。不論是長相思或混合了賽美容也好,這類酒均不適合陳年,別以為把它收起來十年八載,他日會味道複郁,價值上升,這類酒的賣點是新鮮、入口果香清脆。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