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波爾多是個大酒區,在投資红酒市場上,很多人都可能專注於一大堆的名字如瑪歌、拉斐,但有一點大家可能不知道的,假若閣下收藏的波爾多红酒失竊了,保險公司還可能找到相同的酒作為賠償,假若閣下收藏的是一級罕有的砵根地红酒,保險公司可能只可賠錢,因為一級砵根地的紅酒,數量實在甚少。

喜歡飲紅酒的人,愛飲赤霞珠、梅鹿 或 设拉子,但更愛黑皮諾。黑皮諾,這種優雅、斯文的酒種,酒香以士多啤梨、車哩子為主,其他較複雜的香氣,就要倚懶很多其他因素,例如葡萄培植師怎樣照料每一株葡萄樹,另外又要倚懶葡萄的品種的配搭,才能造出果味香濃又有特別風格的酒。加上 黑皮諾是難種出好的葡萄,本身皮較薄,因易破而不能釀酒,又要長久合適氣候才培植到優質的果味。釀酒師的工夫假若是粗手笨腳,往往令酒的優雅品質盡失,難造出細緻出色的黑皮諾。

新世界如新西蘭、澳洲、美國都有出產黑皮諾,但提起法國黑皮諾,劉伶朋友總是想起砵根地的 Côte d'Or。首先好的砵根地黑皮諾,真的是罕遇難求,主要是產量少。

由於種植的葡萄樹距離接近,葡葡樹對養份的競爭增強,果味自然較濃。現今砵根地的果農都是自己釀酒,品質比酒商的出品有機會更優勝。在酒味方面,絕對是各師各法,全部都針對先前提及的各種因素,務求做出獨特酒質。

在Côte d'Or,除了產量少,收割仍用人手之外,泥土也是成功的原因之一。簡單來說,在侏羅紀時代, Côte d'Or是海床,主要的泥土是侏羅紀石灰石,由於疏水容易,不致令葡萄樹根因水積腐壞,另外又鼓勵樹根向下生長,尋求養份,換言之,葡萄樹是要經過"鞭撻"才能生長。在配合得宜的情況之下,當然有優秀的葡萄。

Cote d'Or 氣候偏涼,否則也不適合種植黑皮諾,但太涼的地方,又怕秋天暖度不足,影响葡萄成熟過程。好的黑皮諾,因可能遇到的變數太多而難求,既然環境那麼重要,葡萄園的位置便成為關鍵之一。

在 Cote d'Or,最好的葡萄園是向東,早上太陽昇起,提供熱力,令園裡長時間保持合適的温度。Cote d'Or 的西南面經常有風夾着雨水,但位於東面,可以避過雨水,不過霜雪仍然是一個威脅。要造出好的黑皮諾, 除了以上因素,在修剪葡萄樹、施肥的技術,都足以影响葡萄的質素。據說早於十二世紀,已有法國部份的傳教修士,對種植葡萄、釀酒充滿熱誠,四處尋覓最佳位置。把掌握到的心得世代傳下來,一點也不奇。

Cote d'Or 有不少Grands Crus,就以Gevrey-Chambertin為例,過去一直深受愛酒人仕追捧,尤其是Chambertin 和 Chambertin-Clos-de-Bèze 。拿破崙曾經很喜歡Chambertin,由那時起至今,Chambertin 的人氣從來沒有減退。事實上一瓶好年份的Chambertin,可以陳上十五年。遇上出色酒廠,再加上好的年份,那份酒香恐怕連天使也要偷飲。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