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是舊世界產酒國的集中地,不論是意大利,法國或西班牙都給人一個擁有長遠釀酒歷史的印象.考究起葡萄酒發源的根源,這些國家確實比起新世界的產酒國,有一個較悠久的歷史.新世界的葡萄樹,絕大部份不是本土的品種,例如是澳大利亞,美國,南非和智利,本身是沒有切拉子,赤霞珠或霞多麗等的葡萄品種,要開始種植這些品種,必須先有一個根源.

在百多年前,交通不像今日,可以不消十多小時便可由亞洲到達歐洲,當時出國遠行,全靠乘船透過海路.那些的葡萄樹的折枝是當時移民的部份行李.經過數十天的旅程才到達目的地,還要一切安頓好,獲得田地可作長期耕種,那些的葡萄枝才有用途.

回顧葡萄培植和釀酒的發展歷史,當時的歐陸移民的知識必定是由上一代傳下來,又或是家鄉的一些傳統農作業的技術. 在新的國家選址開發成葡萄園,肯定有部份是靠碰運氣,因為要掌握當地的氣候,在沒有數據的年代,根本不可能有百分百的信心.說到這裡,很明顯基本的葡萄酒的釀製技術是來自歐洲.

可是大家可有留意舊世界在推廣葡萄酒的時候,只會標榜技術和風土而甚少會强調擁有古樹,相反新世界卻不時有個別酒莊會强調葡萄酒來自過百年的葡萄樹,對於初學品酒的朋友,可能覺得奇怪,說明了是舊世界,又有長遠的歷史,怎麼會讓新世界的國家來揚耀擁有高齡葡萄樹?

或許大家也聽過歐洲的葡萄樹在十九世紀要把葡萄樹連根拔起,原因是一種稱為phylloxera根瘤蚜的昆蟲.這種蟲雖然來自美國,但最初並非是由美國入口葡萄樹而帶來的禍害,它們是由美國入口的植物傳入.那個時候受到英國維多利亞時代熱衷於植物學的風氣影響,一些有錢人喜歡裝飾庭園,英國著名的Kew Gardens雖然有更古遠的歷史,但它日後興盛的原因,也正好證明了這一點.當時運進法國的植物是以百噸計算.隨着植物而運入歐洲,不單止是法國,還有英國,愛爾蘭和葡萄牙.

根瘤蚜會侵蝕葡萄樹的根部,影響葡萄樹的生長,因此果實的成長也受到影響,最後葡萄樹要連根拔才是解决的方法.這種蟲單憑肉眼難見,它們最容易是隨着人和車傳播到其他地方,解决的方法包括用水來淹蓋葡萄樹和使用二硫化碳,可是效果都惹起爭議,最後發現了美國的一些根茎不受根瘤蚜的入侵,葡萄樹可借助嫁接的方法來種植.但有很多人仍然十分固執,當爭議完畢,可以接納時,幾乎所有歐洲的葡萄樹都要毁掉.發生這個大災難後,只有少數的產酒國家如部份的澳大利亞,部份的中國,智利,阿根廷和印度能夠不成疫區.

有時見到智利或澳大利亞的一些酒莊,在宣傳上標榜擁有可能是世界上最古舊的葡萄樹,相信來自舊世界酒莊的人看了之後,心裡只能歎息倒霉.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