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牌有效應是一個事實,有人愛穿名設計師的衣裳,有人以戴名牌手錶自豪,至於葡萄酒,不太懂酒的人都知道法國的波爾多左岸有一個由1855年的級莊系列,一級酒莊如Lafite Rothschild、Margaux,二級酒莊如Cos d’Etournel以出眾酒質,間接推動了這個名牌系列,令它變成很多酒莊的金漆招牌。

 

在名牌之中,必定有些會令人失望的個名牌子,這情況不單止在鐘錶界或珠寶界,在享負盛名的左岸1855的級莊系列也有。

 

durfort Vivens 13th March 2018 pic 3.jpg

法國波爾多的級莊酒有五個等級,二級莊之中,為人熟悉的計有Montrose, Cos d’Estournel, Leoville Poyfeerre, Gruaud Larose,但提到Durfort-Vivens就好像很陌生,甚至有不少人不知道它也是二級酒莊.
 
在價錢上,以2000年為例,不論是Montrose, Cos d’Estournel還是Gruaud Larose每箱計最少也要萬多港元,但Durfort-Vivens的價錢,永遠都是向南走,而且有很大的距離。2000年是一個波爾多酒區的好年份, Durfort-Vivens每箱計只是大約8千多港元,其他的年份豈非價錢更低? 大家應該會提問,貴為二級莊, 價錢竟然比不上很多新世界的葡萄酒!
 

名牌的酒質與價錢很多時都有直接關係,Durfort-Vivens的價錢必定也反影出酒質,最多人的疑問是Durfort-Vivens怎能納入二級莊? 這個當然是當年1855挑選出來的決定。在那個年代, 曾經是美國總統的Thomas Jefferson,在他的旅法的筆記之中把Durfort-Vivens讚不絕口,並且與Lafite Rothschild和Margaux等名莊相比較,肯定當時Durfort-Vivens必定是飲家欣賞的莊園。
 
只要翻查一下歷史,就會知道這個莊園在1937年被同時擁有Margaux酒莊的公司所收購,而Lurton是大股東, 到1961年Lucien Lurton積極想把莊園整頓。可惜這個莊園早已失去當年的風采,要重振聲威要付出很大的努力。在1992家族的財產要進行分配, Durfort-Vivens由Gonzague Lurton接管,他把銀行的工作辭退,把酒莊修葺,投放新的資源,提升釀酒的技術,要把酒釀好的決心是有的,可是在接著的幾十年仍然是難再露頭角。
 

durfort Vivens 13th March 2018 pic 1.jpg

正當很多人以為Gonzague意興闌珊之際,原來他反而是繼續努力,在葡萄培植方面採用biodynamic 生物自然動力學的培育方法,據Gonzague所說在2009年有20%的葡萄園地採用這種培植法,如今所有的園地都是全biodynamic而且獲得認證。
 
有機培植對於泥土及葡萄樹都有幫助,有人說Barsac的Climens和Pontet Canet也是採用這個培植法,而在波爾多繼右岸的Fonroque是真正的採用生物自然動力學來種植葡萄。 有機釀製成的葡萄酒不一定會大受歡迎,但Pontet Canet近年的成功,確實是在培植上作出了改動,因而改變了酒的風格。Durfort Vivens可能也會是波爾多左岸的”黑馬”。2016年的 Durforts Vivens是最接近獲得有機認證的年份,酒質是否脫胎換骨,還要拭目以待,但作為送禮是不錯的選擇,因為在名牌效應之下,貴為二級酒莊,總會給人一個好的印象,何況多年來的改革努力,說不定再次會令人另眼相看。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