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righted Wine Tasmania

Copyrighted Wine Tasmania

參觀釀酒廠,很多人自然地會想到佳餚配美酒,有部份酒莊要推動旅遊,同時要吸引愛酒的劉伶,會增設咖啡室或餐廳,這是不錯的配搭,也順理成章成為旅遊吸引之處。但有些酒區交通繁忙,以澳洲的維省Yarra Valley 為例,那兩條幾乎包圍著主要酒區的公路,車輛的數目很多。相對於熱門的法國波爾多,以Medoc 為例,進入酒村後,車輛的數目明顯減少,但不時有些貨車在狹窄的小路上檔著去路,經常因此而延誤不少時間。

 

 塔省除了葡萄酒,還有受保護的Tasmania Devil copyrighted Derwent Valley Tasmania

塔省除了葡萄酒,還有受保護的Tasmania Devil copyrighted Derwent Valley Tasmania

在我理想中的酒區裡,要有美酒,要有綠草如茵的平原,偶然要看到幾個葡萄園,它們在草綠地氈上構成幾個的圖案,加上有迂迴曲折的郊野公路,只要路面要平坦得近乎完美,這樣駕駛著汽車,風馳電掣一下,當然是要在沒有酒精影響下去享受一下大自然,確實是消閒的一種好方法。在我的印象之中,可讓我真正感覺到自由和毫無拘束的大釋放,其中一個理想的酒區正位於澳洲最南端的島嶼,塔斯馬尼亞省。

塔省的葡萄園主要分佈於南與北,北面較暖和潮濕,南面較清涼,在收成的季節,南面往往會比北面會遲一至兩個星期。塔省在地理上受到來自南極的冷空氣影響,在整個的澳洲來說是最清涼的省份,在冬天更是很寒冷。所以按葡萄擇地而生的原理,那些澳洲本土的主力葡萄品種如Cabernet Sauvignon 赤霞珠和Shiraz莎拉都難以在這裡有美好的收成,這裡所指的本土是塔省以北的大陸,相反Chardonnay 莎多妮、Riesling 雷司令、Pinot Noir 黑皮諾、Sauvignon Blanc 長相思、 Merlot 美樂甚至是Gewurztraminer瓊瑤槳在塔省卻如魚得水。

 

由於地理的關係,氣候偏涼的塔省,反而有點像法國的香檳或勃艮第,在塔省釀製出的 Pinot Noir黑皮諾都十分出色。這裡的Chardonnay 莎多妮酸度高,用來釀製氣泡酒是最好不過的。那些更優質的Chardonnay 莎多妮在此地,很多都能釀製出能媲美勃艮第的Chablis,當然在風格上是稍有不同。

 

全球的氣像都在不斷地變化,數十年前高溫氣候不是法國波爾多常見的事,如今,每隔兩、三年便出現。十至二十年後,說不定很多酒區都要來一次葡萄“大洗牌”,意思是說原本長久以來種植的葡萄,可能要以更合適新氣候的葡萄品種來替換。或許到時波爾多會種植Syrah 莎拉,而塔省會種植更合適的 Cabernet Sauvignon 赤霞珠。

 

事實上,對於塔省來說,很多人甚至是業內人仕也不知道塔省附近有個稱為瑪利亞的小島上,在19世紀初曾種植Cabernet Sauvignon 赤霞珠,而且更釀成酒,可能當時氣候比現在更温暖呢。所以氣候變化是一個複雜的事,不少學者都花時間在研究。

一向以來塔省的葡萄酒在售價上都比內陸的貴,原因是人工、釀酒成本比較高。這裡的葡萄園較細小,用機械式收割葡萄並不容易,也難達到經濟效益,採摘葡萄要依懶人手,亦因此塔省釀出不少優質的葡萄酒。論酒區,塔省主要有Pipers River、 Tamar Valley北面、東岸、西北一帶、 Derwent  Valley、Coal River Valley和Huon Valley南面,假如是集中東岸的酒區,路程剛好一日完成,有緣遊玩的話,別忘記一賞Bicheno的新鮮龍蝦,近年塔省因為龍蝦在肉質上遠勝西澳或南澳的龍蝦,於是大部分都是出口,現在很難在省內的市場買得到,售價更是貴得驚人。那些色途老馬的愛吃人士都知道在Bicheno附近海邊有一檔平民式經營的Fish and Chips 炸魚店,那裡不時都有龍蝦出售,我記得去年那裡的龍蝦售價是每公斤175澳元!

 Glaetzer-Dixon Family winemakers 為這個澳洲最細少的省份爭光,全國的葡萄酒大獎幾年前就落在Nick Glaetzer手上。 Copyrighted Glaetzer-Dixon Family

Glaetzer-Dixon Family winemakers 為這個澳洲最細少的省份爭光,全國的葡萄酒大獎幾年前就落在Nick Glaetzer手上。 Copyrighted Glaetzer-Dixon Family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