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個的酒莊都是Rothschild,兩者都是1855年的一級莊園,同時兩者又是競爭對手,這些都是有趣的地方。熱愛品紅的朋友或許會知道,Mouton原本不是1855級別制中的一級酒莊。事實上1855年的級別制,甚少改動。在最初剛公佈了1855年的名單的翌年,Chateau Cantemerle的莊主人提出抗議,後來被接納,成為了級別制的五級莊。此後的 1855制一直都沒有任何的改動,直至1973年。

 

Mouton最初在級別制中的排名並不是一級的。翻查歷史,除了1855還有1787 Thomas Jefferson自己編寫的級別制,這位美國第三任總统,曾經在法國住過一段時期,鍾情法國酒,Mouton在他的個人列表中,只屬三級莊,比Calon-Segur還要低.。在1855年之前,還有另一個的級別制,Lawton's.。Mouton的排位有升也有降,曾經是二級莊之首,但在後期的更新版本,也曾跌至最低!

 

不過說Mouton是穩坐二級莊的級別之首,一點也不過份,在1845至1855年的十年之中,Mouton 的價錢一直是一級莊的6成左右。到1855年Mouton有了新主人,但Nathaniel Rothschild才接管了Mouton兩年。在接下來的近半個世紀中,在大部份人心中,它的地位是在一個二級莊和一級莊之間。

 

Mouton在1922年由Philippe Rothschild接手,他有幾句自勉的說話或座祐鉻: Premier ne puis, Second ne daigne, Mouton suis,意思是「一級莊當不成,二級莊我蔑視,因為我是Mouton」。由此可見,Philippe是雄心萬丈,一心要問鼎一級莊的級別。

 

Mouton與Lafite之爭,自1855年已經存在,這可以從它們的期酒價錢看得到。1855年之後的50年,Mouton的期酒價是Lafite的8成,到1910年Mouton終於與Lafite齊頭,往後經常是叮噹馬頭。既然有如此的成績,實質Mouton早已是一級的酒莊,所欠缺的只是一個名份而矣。

 

Philippe不是沒有試圖要求晉升一級,但來自其他一級莊園反對的聲音不少,尤其是Lafite.當時的Elie de Rothschild是Philippe的表兄弟,兩人經常在價錢上而作出競爭,又批評和比較大家的酒質。Philippe千方百計要被列入一級行列,有兩次是幾乎成功了。在1959年,一衆的級莊主人想着籍振興當時的級莊委員會而改動一下1855年的級制表,但最後不了了之。在1969年,商務部建議來一個競賽,目的是想提升Mouton和Petrus,但實際過程還沒有落實,經已胎死腹中。

 

到1972年,農業部長要求商務部再來辦一個的競賽,Petrus沒有参加,Mouton當然不會輕易放棄。這個所謂的競賽,沒有怎樣公開過,實際上是一組人組成一個評委會,經過一次的會議之後,在當年的2月,商務部的副主席便去信農業部長,意思是說,新的一級酒莊的名單已經有結果。Mouton Rothschild便這樣在列表上佔有一席位。這個挑選的過程,引起過很多人的猜疑。不論如何,Mouton不值得成為一級莊嗎?筆者相信沒有人有異議。Philippe的目標已達到,他的自座祐鉻自此也改成:Premier je suis, Second je fus,Mouton ne change,意思是「我是一級,曾經是二級,但Mouton沒有改變過」。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