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te Georges Georges Vogüé 勃艮第的“豪宅區”可以說是 Vosne Romanée,那裡有不少靚田名莊,除了Romanée-Conti, 還有La Romanée。Comte Georges Liger-Belair 擁有的這塊田就在Romanée-Conti 旁邊,兩者相隔只是一條小路,而Comte Georges Liger-Belair 的酒絕不便宜,以2009貨量較多的年份為例,每瓶2至3萬港元!

想欣賞勃艮第的優雅靚酒,除了這個酒區,也可考慮Chambolle-Musigny, 有人覺得此區出產的酒在酒體上較弱,筆者認為論結構感之強或許不及Vosne-Romanée ,但細密的結構感不弱,而品嘗Pinot Noir很多就是被迷倒在葡萄香氣中的雅爾。

在Chambolle-Musigny的中心點,有一座五百多年的教堂,這是由De Vogüé 家族的祖先興建的,在教堂旁邊的狹窄小路引領下,就可到達Comte Georges de Vogüé, 事實上這間莊園確實有幾百年的歷史,而且一直仍然屬於同一個家族。雖然在勃艮第好像有很多長遠歷史的莊園,但有那麼長的歷史酒莊是甚為少見。

在莊園的庭園也正是入口之處,外表平平無奇,沒有華麗設計和裝飾,跟法國波爾多完全不同風格。面積不大只可容納兩至三部香港的大巴士,然而這個平凡全不起眼的庭園正是文藝復興時代的見證物。

Comte Georges de Vogüé  擁有兩個Grand Cru,Le Musigny 和 Bonne-Mares,一級的有Les Amoureuses 和村級酒Chambolle-Musigny,筆者在勃艮第與釀酒師François Millet一邊品試他們釀製的酒,一邊傾談他對各種釀酒的觀點與角度,大家交流意見,那種感受有點像欣賞音樂歌劇,有前奏有高潮。

François的釀酒哲學很簡單,一切讓採摘的葡萄自己來向劉伶之眾剖白,換言之是在釀酒時不做任何多餘的動作。事實上,不論是新世界或舊世界,有些釀酒師會把採摘的葡萄冷凍,目的是要令酒香的鮮果味增強。對此,François 打趣地說,換轉你剛到步,要你浸在冰水幾天,難道不會覺得辛苦嗎?一切順其自然,在經過木桶陳年後,過瀘才入瓶更是萬萬不可,否則酒香大打折扣。

Le Musigny在飲家眼中是blue blood的貴族,有教養,有知識,思維細密,但因為酒質溫文複雜,用女性來形容它更合適,François認為你不能對它呼喊。Bonne-Mares也是貴族出生,但斯文之中,骨子裡是硬朗的,入口的尾段散發出明顯的香料香味。François形容前者是公主,而後者是王子。筆者聽到這個比喻,覺得有趣。

Comte Georges de Vogüé Musigny 以09為例,平均索價6千港元,Bonne-Mares 09稍為平宜一點,約為3-4千港元,而村酒也要約千餘元,相比“豪宅區”的貴價酒, Comte Georges de Vogüé  Musigny的陳年舊酒例如是1971,自然要幾萬元, 但1986也只是4千多元, 付出這個價錢來感受傳統釀酒工藝,只有一個「值」字,可惜舊年份的葡萄酒真是買少見少。

FRANCOIS OF COMTE DE VOGUE s.jpg

Comment